91分享网

杜甫晚年的生活是什么样的?

夙秋英鹿君

2021/4/8 20:07:23

杜甫晚年的生活是什么样的?
最佳答案:

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——杜甫《旅夜书怀》

杜甫的晚年,一个字:残!两个字:很惨!三个字:相当惨!话说回来,不说晚年,杜甫好像这一生难得快活过。

他年轻时候也曾有过锦衣怒马的日子,毕竟是生于官宦之家,祖父杜审言,父亲杜闲,都是**的;母亲出身望族。

但是随着祖父死,母病故,父亡;他又科考落第,干谒没结果,除了在官场上打了几回短工之外,多数时间没工作。

后来安史之乱**,为了躲避战乱,四处奔波,颠沛流离,似乎都没好好长时间在哪呆过。“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”,正是他一生的写照。

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——杜甫《登高》

764年,杜甫53岁,这应该算是他的晚年了。他辗转至蜀,再次投奔严武。当时严武为成都尹,剑南节度使,和杜甫是世交,他对杜甫很好,让他做了自己的参谋,即检校工部员外郎,世人称杜甫为杜工部就是从这来的。

但杜甫是个不合时宜的人,诗才高而情商差,生活上没有苏轼的勤劳和自给自足,精神上也没有苏轼的通透和豁达。

根据《旧唐书》和《新唐书》,还有《唐才子传》的记载,严武对杜甫非常关照,“待遇甚隆”或“待甫甚善”;但杜甫似乎不领情,“甫性褊躁,无器度,恃思放恣,尝凭醉登武之床,瞪视武曰‘严挺之乃存此儿’”!

不知道感激,还放肆到说人家爹,估计这朋友是没法做长久。况且你是投靠人家,这样就有些过了。

关于严武的反应,《旧唐书》里说“武虽急暴,不以为忤”;《新唐书》里则是“武衔之”,个人更倾向于“衔之”,在心里厌恶他了。

所以他自己说“亲朋无一字,老病有孤舟”,“厚禄故人书断绝,恒饥稚子色凄凉”,不只是世态炎凉,也有他自己的原因,就这处事方法,哪个愿意搭理他呢?

当然,这不妨碍他成为伟大的诗人,他之所以伟大,不只是因为诗写得好,而是因为诗里面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心系苍生,胸装国事的悲天悯人的情怀。

可以说杜甫一直过得凄苦,也一直很孤独。

他乡阅迟暮,不敢废诗篇——杜甫《归》

765年,严武去世,以杜甫的性子在成都就难以再住下去了。其实,浣花溪畔,山清水秀,有茅屋,要是能像陶渊明或苏东坡那样,富足不可能,但自食其力应该可以。

可是在766年,杜甫一路跋涉,又去投奔故交,夔州都督柏茂林。在夔州三年,似乎日子还不错:柏茂林让他管理一百多公顷的公田,他自己忽然也开了窍,种田养鸡,还植了果树,忙得不亦乐乎。

这个从他的诗里就能看出来,《驱竖子摘苍耳》、《种莴苣》、《催宗文树鸡栅》、《行官张望补稻畦水归》,讲的都是这类内容。

但是他此时的身体已经非常不好了:“眼复几时暗,耳从前月聋”(《耳聋》);“峡中一卧病,疟疾终冬春。春夏加肺气,此病盖有因”(《寄薛三郎中》)……眼睛不好了,耳朵也聋了,还得过疟疾,肺也有毛病。

但在夔州的这三年,是杜甫创作的高峰期,共诞生了四百多首诗!可能和生活相对安稳,他可以静下心来随心所欲地写作有关系。

丛菊两开他日泪,孤舟一系故园心——杜甫《秋兴八首·其一》

可杜甫是真能折腾!在夔州呆得好好的,一生中难得能吃饱饭的时光。他却越来越想回老家。768年,他踏上了归乡的路,殊不知是踏向了不归路。

兜里没多少钱,盘缠都不够;加上偶有地方作乱,一路走来,动荡波折,走了不少冤枉路。最后,在耒阳时,遇大雨被阻在一条小船上,,好几天没吃东西,后来吃了县令送来的烤牛肉和白酒,暴饮暴食,病故。唐·郑处海《明皇杂录》里是这样记载的,“杜甫客耒阳,游岳祠,大水遽至,涉旬不得食,令尝馈牛炙白酒,甫饮过多,一夕而卒”。

一代诗圣,就这样悲惨地客死他乡。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成为了绝响,他至死也没能回到故乡!

文章千古事,得失寸心知——杜甫《偶题》

杜甫的晚年可以说是穷困潦倒,艰难困苦的,尤其是死得有些悲惨。唯其这样,才更显示出他的清高不群和家国情怀的难能可贵!

杜甫,不折不扣的伟大现实主义诗人!

别看我上厕所

2021/4/15 3:49:12

相关问题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