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分享网

水浒传中,第一次提出招安的,为什么不是宋江,而是武松?

开普乐

2021/4/9 8:07:27

水浒传中,第一次提出招安的,为什么不是宋江,而是武松?

其他回答(2个)

  • 一二三五

    2021/4/10 17:39:31

    在《水浒传》中,真的没有几个好女人,有淫乱毒杀亲夫的潘金莲,有贪财通奸的阎婆惜,有私通和尚的潘巧云,有通奸管家加害丈夫的卢遵义夫人,有媚通皇帝的名妓李师师。另几个虽说不让人大烦,却也不是什么正色女人,如母夜叉孙二娘,母大虫顾大嫂,一丈青扈三娘,一听这些绰号,就会让人感到头疼。为什么作者施耐庵笔下的女人都如此不堪?命运如此悽惨?现在真的不好探究了。

    一丈青扈三娘在施耐庵笔下还算比较不错的一个女人,武功高人长得又漂亮,但是让人跌眼睛的是她嫁给了又矮又丑武功又差的矮脚虎王英,为什么作者要如此安排呢?为什么宋江不让扈三娘嫁给相匹配的豹子头林冲呢?也许有如此几点原因:一是宋江承诺过王英。早在清风山时,矮脚虎王英抢了清风寨主刘高的夫人,这女人虽长得漂亮,却是蛇蝎女人,差点害死宋江等人,因此刘高夫人被第二次抓上山后,矮脚虎为色所迷,依然要娶她做压寨夫人,清风山二寨主锦毛虎燕顺不管这那,一刀杀死了刘高夫人,矮脚虎王英大怒,非要和燕顺火拼,还是宋江出面调停,好说歹说,许诺以后要为王英娶一门好亲,如此这般才稳住了王英。为了履行诺言,在这次梁山三打祝家庄活捉了扈三娘后,宋江有心,马上认作义妹,过后就以兄长的名义将扈三娘许配给了王英,也算是了了宋江一件心事。令人惊呀的是,扈三娘竟顺顺从从地接受了。二是施耐庵笔下的梁山好汉,个个好酒不好色。虽然说自古英雄爱美人,但在《水浒传》中却来了个特别,英雄个个不好色,谁好色绝对会让人耻笑,没有好下场,象王英、西门庆、管家李固等等,都不是什么正角色,下场都不得好死。既然梁山好汉在这方面都需求很少,矮脚虎王英最为突出,那宋江也就只好让扈三娘嫁给王英了。三是施耐庵有意贬辱女人。感到《水浒传》中大多的女人都无情无义,没心没肺,双枪将董平杀了太守一家,却抢了太守的女儿,却没听说过那太守女儿对董平有什么仇恨。李逵杀红了眼,两只板斧飞舞上下,收留不住,竟杀了扈三娘一家老小三百余口,扈三娘归梁山后,却从没听说过要找李逵报仇。将女人贬低得如此无情无义,如此龌龊不堪,让她们能嫁武大郎,能嫁王英,就已经是很不错了,何谈郎才女貌?四是宋江也许觉得林冲此人做事太毒,怕扈三娘日后不幸福。林冲的娘子可是个大大的美人,又是个最为正派的良家女子,对林冲那是一往情深。但是在高衙内调戏林娘子时,林冲本要毒打高衙内,当听说他是自己顶头上司高太尉之子时,只好收手忍气吞声了。林娘子太美了,高衙内一见竟得了相思病,缠着老爹高俅非要娶林娘子,这才招致了高俅对林冲的陷害。林冲被险害,犯了官司,却依然想讨好高太尉,幻想着还能恢复自己的八十万禁军教头之职,于是在他冲军发配之际,面对哭哭啼啼誓死等待他归来的林娘子,林冲竟狠心写下了一纸休书,说什么他这一去遥遥无期,娘子还正在青春年少,不能就此毁了一生。明面上好像是对林娘子好,实际上是在向高衙内暗示,我已休了林娘子,你们想如何就随你们的便了。正因为林冲的一纸休书,才让贞烈的林娘子不堪高衙内的侮辱,竟一死了之。林冲有如此不善待自己女人的前科,宋江当然知道,因此林冲扈三娘虽然郎才女貌很匹配,宋江也是不愿让她嫁给林冲的。

    也许施耐庵在生活中受到了某种女人不良的刺激或伤害吧,他对女人怀有一种敌视报复心,因此在他笔下的女人,不是淫荡,就是悽惨,没有一个很好善终的。自然他也不允许宋江将自己的义妹扈三娘有一个幸福美好的归宿。

  • 剑指太阳旗

    2021/4/16 13:51:47

    宋江一个都不怕,梁山好汉也没有谁怕谁的问题。施耐庵笔下的梁山好汉以义气相聚,无论经历如何,武艺多高,或者上山前有何恩怨,都在宋江的统领下结为异性兄弟。梁山大聚义大排位之后对天发愿,歃血盟誓“但愿生生相会,世世相逢,永无断阻。”

    《水浒传》前七十回书中,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谁怕谁,更没有写宋江怕过哪位梁山好汉。即便是一些江湖恩怨,也在上了梁山之后一笔勾销,大笑而过,谁也没有怕过谁。题主的问题,大概是以宋江主张招安,而梁山上很多人反对招安,尤其是李逵、鲁智深、武松大闹菊花之会这个情节为主,联想到了宋江不敢正面回击,因而是怕了这些梁山好汉。同时,宋江喝了毒酒,把李逵一起毒死,这是宋江害怕李逵在他死后造反,坏了一世忠义。

    我不反对这样读“水浒传”,但却不太认同这样的理解,梁山好汉根本就不会反对宋江,没有人值得宋江害怕的。为什么呢?



    高度质疑“菊花之会”

    贯华堂本《水浒传》只有七十回半书,写到梁山大聚义,对天盟誓之后,便被金圣叹一刀腰斩,然后补写了“梁山泊英雄惊恶梦”这一节,金批本《水浒传》到此结束。人民文学出版社第一次出版《水浒传》便是采用的贯华堂本,“楔子”加正文总共七十回半书。

    那么,金圣叹腰斩“水浒传”有没有道理呢?大有道理。因为容与堂百回本“水浒传”也只有六十九回半是施耐庵的原著,后面的都是续书。袁无涯在容与堂百回本的基础上,又塞进田虎、王庆事,搞了个一百二十回本“水浒全传”。给残本续书不是不可以,问题是《水浒传》的续书完全颠覆了施耐庵的主题思想,把一部反皇帝的书反转为给宋徽宗唱赞歌的肉麻吹捧谄媚小说。因而,金圣叹腰斩得很有道理。

    续书在梁山好汉大聚义故事之后,立即调转笔锋,把与官军抗争,劫掠州府,斩杀朝廷命官,打死宋徽宗国舅的梁山好汉又拉回到草寇山贼时代,成了一群毫无约束、拦路抢劫、杀人越货的纯强盗。续书这样写道:

    原来泊子里好汉,但闲便下山,或带人马,或只是数个头领各自取路去。途次中若是客商车辆人马,任从经过;若是上任官员,箱里搜出金银来时,全家不留,所得之物,解送山寨,纳库公用,其余些小,就便分了折莫。

    这样的山贼哪里是纵横捭阖的梁山义军?哪里还有攻城拔寨“替天行道”的好汉本色?续书一开头就污蔑梁山好汉,为重塑宋徽宗高大形象做铺垫。



    宋江此时也懒得管理这伙山贼草寇,一门心思想着招安。不久,便举办了一场“菊花之会”,填了一首《满江红·喜遇重阳》,让乐和当众演唱,倾诉自己渴望招安的迫切心情。

    乐和唱完之后,武松头一个跳出来叫道:“今日也要招安,明日也要招安去,冷了弟兄们的心!”李逵更是大发雷霆,睁圆怪眼,大叫道:“招安,招安,招甚鸟安!”只一脚,把桌子踢起,攧做粉碎。为此,宋江险些杀了黑旋风。事后,宋江又劝说武松不要反对招安,却又引来鲁智深的反唇相讥。

    因为这场“菊花之会”,便把梁山好汉分作了两大阵营,宋江要招安,梁山好汉大部分反对招安,正应了鲁智深的那句话:“招安不济事,便拜辞了,明日一个个各去寻趁罢。”梁山好汉反对宋江招安可谓明目张胆,宋江不敢正面叱责,威风扫地,岂不是害怕了?

    但是,“菊花之会”绝对不是《水浒传》,如此丑化宋江,更是丑化了武松等梁山好汉,其作者是彻底的站在了宋徽宗的阵营里,污蔑梁山好汉。而且,绿野老道高度质疑,“菊花之会”恐怕是1940年之后才插进“水浒传”的。



    《全宋词》可以作证

    唐圭章先生于1940年编纂完成《全宋词》,总共收录宋江两首词作,一首是浔阳楼题写的《西江月·自幼曾攻经史》,另一首则是留给李师师的《念奴娇·天南地北》。“菊花之会”上写的《满江红·喜遇重阳》,以及《孤雁》并没有被收录。《孤雁》不被收录,原因是这首词是抄袭宋代张炎的《解连环·孤雁》,而且,进行了篡改,根本就是一首不合词牌格律的伪作。《满江红·喜遇重阳》不被收录,原因恐怕要复杂些。

    当然,肉麻的表露招安心理是《满江红·喜遇重阳》不被收录的一大原因。然而,《念奴娇·天南地北》比《满江红·喜遇重阳》也高级不到哪里去,而且,更显得宋江卑颜奴膝。唐圭章先生从学术的角度出发,其实并没有过多的考虑词作的思想境界。因而,《满江红·喜遇重阳》不被收录,恐怕另有原因。

    绿野老道质疑,唐圭章编纂《全宋词》的时候,“水浒传”是不是有“菊花之会”这段故事。从文本逻辑来解读,大概在1940年之前的“水浒传”中,并没有宋江重阳节填词的情节,应当是后来为了彻底黑掉宋江,分清楚梁山投降派和武松之类的造反派而炮制的假故事。

    以施耐庵的文本逻辑来看,武松是第一个提出招安之人。当年,武松打扮成行者,前往二龙山入伙,途经孔家庄时,与宋江重逢。宋江不舍武松,劝他一起去清风寨花荣那里避难。武松不愿意连累宋江、花荣,便婉言谢绝了宋江哥哥的好意。然而,武松深感宋江的义气,不忍就此诀别,分手之前,武松说:

    便是哥哥与兄弟同死同生,也须累及了花荣山寨不好。只是由兄弟投二龙山去了罢。天可怜见,异日不死,受了招安,那时却来寻访哥哥未迟。



    武松自知罪孽深重,得不到朝廷宽宥,只有招安这一条路才能使自己绝处逢生,再来与宋江重聚。

    武松是何等的好汉,怎么能出尔反尔,反对最难舍的公明哥哥招安呢?“菊花之会”这样写,岂不是在污蔑武松吗?

    鲁智深也是十分的仰慕宋阿哥,比宋江大几岁的花和尚,以“阿哥”相称宋江,是不一般的情感,是大哥对小弟般的呵护。即便是鲁智深说朝廷奸佞当道,招安不是好出路很有道理。但是,后来的故事中,鲁智深散伙了吗?

    梁山好汉不仅没有一个人“各去寻趁”,反倒是全伙跟随宋江招安,鲁智深还战斗到了最后。难道花和尚也是个言不由衷的草莽,自己说出的话自己又吃了回去?

    无论从哪方面讲,“菊花之会”都是不合理的情节,与续书都严重不搭调,更与施耐庵的原著是完全相反的。因而,宋江绝对不可能怕反对招安的梁山好汉,即便是宋江主张招安,梁山好汉也不会有任何人站出来反对,包括黑旋风李逵在内。



    梁山是施耐庵心目中的理想境界

    因为续书的居心不良,反叛了施耐庵的原著,所以,施耐庵笔下的梁山好汉惨被分派,山头林立,派系纷繁。宋江于是害怕了,便耍权术、搞阴谋,蒙骗梁山好汉。宋江这么做的目的,就是要维护自己的招安主张,做朝廷的鹰犬。这样理解《水浒传》,不仅黑掉了宋江,也黑掉了所有的梁山好汉。

    书中哪一处写了宋江在梁山上耍手段蒙骗梁山好汉了?恐怕找不出过硬的依据吧。既然找不出过硬的依据,那就是宋江手段不高明了,那么,是不是说梁山好汉是一群愣头青,宋江不费吹灰之力就搞定了107人呢?书中明确的写道,宋江做了临时寨主,山寨大小头领“俱皆欢喜,拱听号令”。难道梁山好汉真的是107个木偶傀儡,任由宋江摆布?

    宋江因为要坚定的造反,这才赢得了道家“妖魔”们的一直拥戴。梁山大聚义之后,容与堂本《水浒传》有一首赞诗,道明了山寨一百单八将的关系,其中写道:

    八方共域,异姓一家。天地显罡煞之精,人境合杰灵之美。千里面朝夕相见,一寸心死生可同。相貌语言,南北东西虽各别;心情肝胆,忠诚信义并无差。其人则有帝子神孙,富豪将吏,并三教九流,乃至猎户渔人,屠儿刽子,都一般儿哥弟称呼,不分贵贱;且又有同胞手足,捉对夫妻,与叔侄郎舅,以及跟随主仆,争斗冤雠,皆一样的酒筵欢乐,无问亲疏。

    这是施耐庵心中的理想境界,恐怕也是施耐庵幻想的理想社会。如此和谐的山寨,能用权术、欺诈的手段做到吗?



    梁山兄弟不问出身,不问来路,不论辈分,不讲高低贵贱,不究往日冤仇,是罡煞之精华,人杰聚义,肝胆相照,忠义为本,根本就不存在谁打压谁,谁欺负谁,谁害怕谁。因而,说宋江害怕张三,忌惮李四,施耐庵的《水浒传》肯定不予支持。可笑续书,只隔了几行文字就迫不及待的污蔑梁山好汉,把一个和谐的梁山写得乌烟瘴气,梁山兄弟如此反目,纯属一窝盗贼。

    施耐庵为梁山好汉立言,说他们就是“替天行道,保境安民”的英雄好汉。《水浒传》中 的“道”,“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”之道,老子主张以天之道替代“损不足而奉有余”的人之道。老子的好友秦佚把老子的这一主张归纳为“替天行道”,追求世道的公平正义。

    从施耐庵对梁山好汉大聚义的描述中,可以看出,梁山好汉中的帝子神孙减损了自己的身阶,与猎户鱼人称兄道弟,消灭了等级差别。富豪与无产者一样酒筵欢乐,损有余而补不足,财富共享,无论亲疏。这样的理想境界,是好汉们经历了无数磨难才达成的目标,难道施耐庵要让好汉们亲手毁掉吗?

    当然,施耐庵所设计的梁山美好小社会,肯定不为续书作者以及金圣叹这类卫道士所容,歪曲施耐庵原意,制造梁山矛盾,向帝王屈服。金圣叹腰斩续书,实际上比续书作者还坏,续书作者还允许梁山投降招安,金圣叹既反对梁山好汉造反,还绝不答应宋江等人投降招安,必借张叔夜之屠刀赶尽杀绝而后快。

    续书险恶,金圣叹更险恶,因而,宋江害怕梁山好汉都是这厮们做的祟。



    108人全体反对招安

    《水浒传》中第一个提出招安的人是武松,梁山上第一个说出“招安”两个字的人是彭玘。

    话说呼延灼带兵征讨梁山,第一仗就损失了副将彭玘。扈三娘以红锦套索活捉了天目将之后,便把他押到了宋江跟前。宋江亲自为其松绑,劝说彭玘投降,在宋江的说辞中并没有出现“招安”字眼。彭玘当即表示愿意入伙,宋江就把他送到了大寨,交给了晁天王。

    此后,晁天王亲自设计,梁山又俘虏了轰天雷凌振。宋江虽然为凌振松绑,但却没有劝说他投降,而是直接带着他去大寨见晁盖。凌振到了大寨,晁盖带着彭玘前来劝降。当时,彭玘这样对凌振说:

    晁、宋二头领替天行道,招纳豪杰,专等招安,与国家出力。既然我等到此,只得从命。

    很明显,彭玘是受了晁盖的指使前来劝降的,说出“替天行道”、“招安”这样的话,应当都是晁盖“教育”的结果。可见,梁山上主张招安之人不是宋江,而是托塔天王晁盖。



    托塔天王是佛教中的四大护法天王之一,佛同样主张“替天行道”,但选择的是不流血的招安之路。宋江等一百单八将则是道家的“妖魔”,针对的就是宋徽宗的失道,他们“替天行道”的途径就是造反。因而,每回挑战州府,斩杀朝廷命官,甚至杀死国舅慕容知府都是宋江亲自带兵。杀了国舅,难道不是造了皇帝的反吗?

    《水浒传》其实就是一部反皇帝的小说,因而,容与堂本在洪太尉误走妖魔之后,有一句结束回目的话是这样说的:“有分教,一朝皇帝,夜眠不稳,昼食忘餐。直使宛子城中藏虎豹,蓼儿洼内聚神蛟。

    金圣叹批注的贯华堂本,也在“楔子”结尾处有“直使宛子城中藏虎豹,蓼儿洼内聚神蛟。”虽然删掉了前面一句,但金圣叹还是暗中承认了梁山好汉是来祸乱赵宋天下的。宋江麾下的梁山好汉确实令宋徽宗睡不安稳,食不甘味,难道宋江还是个投降派吗?

    但是,施耐庵也写到了梁山好汉“保国安民(保境安民)”,原因是梁山好汉最终确实是投降招安了。梁山好汉的投降招安,正如金圣叹在“梁山泊好汉惊恶梦”中所写的那样,是被张叔夜战败,擒获了副寨主之后才出于义气,迫不得已投降的。这样的投降招安,与续书完全是两回事,宋江等梁山好汉绝对不会做投降派。



    既然是梁山所有的好汉都与宋江站在一个立场上,目标一致,又有谁会跳出来反对他呢?宋江又有什么必要害怕兄弟们挑战自己的权威,危害所谓的“招安”大计呢?

相关问题
热门推荐